2006.01.04  中國時報
一個大一學生之死
陳賡堯


去年耶誕節期間,當許多人在狂歡慶祝之際,一位在宜蘭成長,離家不到半年的大一新生,悄悄的與網友相約在高雄旅館自殺。

他走後的這些時日,分散在各大學的高中同窗,相約台北一起悼念,他的宜中資優班同學,特別在台大校園的一棵樹上,掛上追憶的黃絲帶;他的死,更在宜蘭教育圈帶起話題,但在懷念、感嘆之餘,我們必須靜下心來認真思考,為什麼沒辦法留住這樣優秀的年輕生命。


綽號毛毛的這位同學,家庭健全,是家人的寶貝,他自己從國小一路到高中,從學業成績到才藝表現,都是一般社會評價的優等生,國中從復興國中畢業,也是以優異成績錄取宜蘭高中,更通過數理資賦優異班的測驗,他的小學老師追憶他在小學時代,除了是好學生之外,心地善良、心思細膩、樂於助人。

但在這些正向的評價之外,毛毛內心裡,真正的心境是什麼?是否遭遇難以拆解的人生習題?他在從少年進入青年期的高中學習歷程裡,是否透露出值得留心的訊息?這些都被略過,而他自己也找不到出路,進而讓他走上絕路?

事實上在高中同儕間,有人確實發現毛毛有過異常現象,甚至一度獨自流浪到花蓮,與他接近的同學會發覺,他在性別認同上,也許有些許困擾,但這些在保守的宜蘭校園,甚至還是不能被公開討論的禁忌話題,乃至於不幸發生後,面對記者查詢,宜蘭高中的輔導記錄裡,仍是一片空白,足見在學生內心,永遠有不為老師、家長了解的世界。

更令人感嘆的是,當毛毛沒有出席他就讀的大學期中考,仍沒有人查知有異,適時拉他一把,而獨自在大學的新環境裡生活,來自家庭的奧援難以即時,是否也是遺憾無法避免的原因之一。

我們無意檢討誰的不是,但除了悲懷生命的流逝,我們必須在意的是,校園中是否還有與毛毛一樣,必須獨自面對難以突破的人生圍城,是否有人能夠告訴他:不是路已走到盡頭,而是該轉彎的時候了。




impeepingt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