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酒精的餘毒
侵蝕我的胃
亦或是跟上宿舍腸胃炎的流行

上腹脹痛
似乎有成千上萬的兔子蟄伏在喉嚨裡
嚷嚷著我要出來
奔騰衝撞
他們卻被我困在身體裡

早上五點準時叫我起床
但睡意侵襲
只好在床上等著脹痛黑潮一波波的過去
止不住的嘔吐感蜂擁而至
最痛苦的是他們都出不來
讓我輾轉反側



impeepingt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