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Scoobie Eat World
行前耳聞過往Björk演出水準稍有參差,96年在香港演出時間也偏短,而且彼女那種虐待聲帶的唱法許久前還曾傳出一度在台上倒嗓的八卦,即便盲從如我復習Live Box不下數回,忐忑心緒仍不免一路負面思考。而坐錯車差點趕不上演出更讓我和同行友人焦慮情緒達到頂點,所幸開演時間稍微延遲才不致發生遺憾。

顯然Björk於港雖稱不上熱銷保證,但票房基本盤仍算穩固,赴會者多是打扮入時有型的人們(還有些知名藝人、樂人),人還沒上台台下老早鼓譟不斷,可想當女神現身時眾人失控程度並不下於那些潮流偶像。穿著一身頗具古老極地民族色彩的眩眼奇異服裝外加頭套,這回Björk帶同一隊與她穿著同樣概念服飾的十人女子銅管樂團(就是在去年專輯《Volta》中佔極大比重的那支)、兩位電子樂手(其中一位是Mark Bell)、一位鍵琴手、DJ及鼓擊手,和近年Björk所偏好的Laptop、人聲演出形式相比,確實大陣仗得多,樂器編制也更豐富。揭開序幕是《Volta》中的首曲〈Earth Intruders〉,搶耳部落節奏瞬間讓全場陷入熱絡的癲狂狀態,接續其後是《Homogenic》的〈Hunter〉,自此開始可以明確感受到銅管樂和昔日舊作產生的化學作用,原本充滿懸疑氣氛的弦樂被銅管取代後張力不減,間奏時Björk模擬部落手鼓跳著奇異舞姿,似乎也在強調節奏感是《Volta》中所探討的另一重要課題,結尾更施放禮炮!然而接下來一口氣玩了同碟的〈Joga〉和〈Unravel〉,尤其是後者極其深沉催淚,無一不勾起老飯們各自銘心的回憶(但《Debut》和《Vespertine》中的曲目卻付之闕如?)

選擇演唱〈Vertebrae by Vertebrae〉頗為意外,因為本來預期必唱的〈Dull Flame of Desire〉竟沒中選。此曲詭譎氛圍算是《Volta》中較實驗性的作品,Björk也邊唱邊躡手躡腳,一派「鬼馬」模樣嚇不了人倒很俏皮,隨曲子行進愈見恢弘更唱至聲嘶力竭。再來為《Medulla》中的〈Pleasure Is All Mine〉,原本的全人聲襯底改由Organ和銅管掃蕩出滿室蕭瑟,Beat也是拳拳搥入心窩。〈All Is Full of Love〉則讓大鍵琴音色流洩一如星辰無垠之哀戚,唱畢Björk也首次開口說道Thank You Very Very Very Much!這也是整場Björk少數幾句對觀眾所講的話,言簡意賅沒有客套交談反顯其真誠處,而那腔調濃厚的口音更是可愛極了!

〈Desire Constellation〉以「桌上實體多接觸界面」電子樂器Reactable演奏,恍若昔日的Kosmiche Musik,延續前曲濃稠的寂寥感。在一陣刮大風般的風馳電擎後意外出現了節奏比原版更巨幅誇張的〈Army of Me〉;承接而來是《Volta》中另一單曲〈Innocence〉,原本正經演奏的銅管樂團也隨著一漲一縮的躍動節奏而跟著甩頭,煞是有趣。

壯闊的〈Barchelorette〉和Moody的〈Who Is It〉輪番上陣,銅管樂的襯托依舊鮮活,帶來殊途同歸的聆聽經驗。當演唱到《Post》中短短的一首〈Cover Me〉,只餘下取代原本大鍵琴的Organ,Björk再次躡手躡腳地走到鍵琴手身邊唱歌,同時拿水杯敬大家,調皮模樣很難讓人想像她已高齡43兼兩個孩子的媽!之後最新單曲〈Wanderlust〉瀰漫鋼片敲擊聲,Björk還要大家跟著亂揮手,連帶動氣氛方式也很另類這就是Björk的魅力吧我想。接下來的神奇時刻即是整場Live的首波「最」高潮,〈Hyperballad〉前奏一出,這首造成我碧玉中毒的聖歌已令我蹲下去啜泣了不知幾次,枝微末節的廢話就此省略,但不可不提是後段在Björk清唱一段副歌後,強竄出猶如久旱甘霖般的Hard Techno節奏,當下會場成了層疊迷幻的超大舞池!正當以為狂喜就將結束時,更具撕裂性的Gabba Techno曲目〈Pluto〉則徹底將台下夷為一片血肉模糊。曲終人不散,那種要把屋頂掀了的熱烈鼓譟場面再次上演。

在長長的安可叫喊聲後,一干人才終於走至台前,Björk也趁此機會介紹團員一番,並說明因為北京即將舉行奧運,是以選擇〈Oceania〉這首曾在雅典奧運表演的曲子作為安可,原曲堆砌著的魔幻人聲不復,全盤以銅管奏出軟性慵懶爵士味,算是整場最Acoustic的少數幾曲。最後壓軸,就是在上海引起軒然大波的〈Declare Independence〉,一開始鍵琴手還很搞笑地戴上Björk的頭套哩,拆聲炸裂數位硬蕊如五雷轟頂,結束時漫天碎紙花如落櫻繽紛般灑下,大抵會讓人恨不得能將此景牢牢握於掌中永不放開。據去東京場次的朋友表示,原來「西藏獨立」口號早已喊遍亞洲!難得是一大陸友人談起這場Live只願用震撼來形容(而不願多談政治),說到底那些事後杯葛公幹的聲浪也不過是人云亦云的鄉民罷了。據悉Björk已被大陸全面封殺,但一個曾二度毆打記者,在奧斯卡頒獎典禮這種眾星爭嬌鬥豔的場合穿著垂死天鵝裝的女人,你想她會在乎嗎?

《Volta》或許未必是Björk最重要的專輯,但這場《Volta》 Tour帶來心悅誠服的滿足感,卻可以肯定是歷來最精彩的一次。

impeepingt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