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裡拿著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猜想哪一部分是你喜歡的前奏
耳機裡LUSH迷濛的白色噪音反覆的播放
默默的為那個自己放棄參與的重要夜晚而悼念
開始想像舞臺上低頭瞪鞋的少年們認真的表情
夢境中的你越跑越遠
我怎麼追也抓不住你的影子
用力地喊著你的名字
卻發現怎麼喊也喊不出聲
只能看著你化作一個小黑點
漸漸遠去

你說這都是選擇
是啊
壓力排山倒海而來
或許我會因此安於現狀而忘卻初衷
誰知道呢

impeepingt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