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這個時候,人在異鄉工作,今年此時此刻,依舊在異鄉工作。
大陸的啤酒好便宜,一罐才RMB1.2,同事天天喝,讓我想到我們天天喝酒,VINCE一喝就臉紅,醉醺醺模樣,還有我愛的VODKA加SPRITE,更忘不了那個異常瘋狂的夜晚、嘗試香菸的窘樣。事實證明,煙霧繚繞醉生夢死的生活不適合我。

每次在麥當勞看到警察,
就會想到我們在WASHINGTION 麥當勞吃晚餐趕夜車的那個晚上。
每次看到港式腸粉,就會想到我們在紐約的早餐。
每次搭長途車,就會想到每次出遊前大家興奮討論行程的模樣。
每次看到泳衣,就想到你們笑著說我像潛水教練的笑容。
我喝得爛醉,表演軟骨功,狂喊"屁屁屁啦"發洩情緒的行徑。"發酒瘋狂講話in English"這點我必須承認。哈!
每天每天大家賴在我床上我們房間大吐苦水的模樣,歷歷在目。

還有那天晚上,JAMIE陪我在23A外,不畏寒冷,穿著six flags外套,一起看星星的情景。

原來,自以為堅強的我也是會有想家的一面。

另外,意外引發的國際電話事件,讓我想到去年打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電話,讓對方感到困擾,事後想想還真糗,真是不堪回想的一段。在此,向大家道歉。

希望以後能更加成熟、獨立,自己排解情緒,解決問題,少麻煩他人。

人越在異鄉,越覺得自己渺小,越無拘束,越無存在感,乏人問津,讓人不禁聯想"世界少了我也不會有任何改變"這種消極的想法。

然而,一段友誼的維繫需要靠雙方,甚至多方共同努力,一但其中一方放棄了,感情漸漸淡了,自然也不會再主動維繫,腦中留下的也只有那些照片那些回憶。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很難捉摸,想讓對方多了解自己,卻不想麻煩對方;想和對方分享一切,又害怕佔用對方的時間;太常連絡怕對方覺得煩,不常聯絡又會漸漸淡去;想坦白直言無諱,卻不知對方的底線;就連自己摸不清自己,又如何敞開心胸交朋友?

開始工作之後,生活圈急速縮小,學生時代有目標有報負,到處看展、去其他學校旁聽、學東西的熱情逐漸消逝,每格一段時間就有新的喟嘆,卻害怕懶於改變。

只好原地踏步……

impeepingt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